夜绝逸曦

很久之前读史书或者说野史更多  写得都是朱棣继位怎么名不正言不顺  而我一直觉得他其实好无奈  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夺回来有什么不对?现在总算体会到朱棣的那种不甘。。传孙不传儿。。这种丧心病狂的偏爱  多么恨  就像好不容易等到的东西就这么被拿走了  就因为那个女人崇尚的重男轻女  孙子很了不起吗  呵呵  一年半前我出国  你分文不给 说要留给以后自己养老   OK  我在国外课余拼命挣钱  不靠家里 用自己的钱走遍欧洲各个角落  接父母来国外旅游  回国还能带个几万孝敬爸妈  我不靠你的钱活   等他家说孙子要结婚买房差钱  把自己的房子毫不犹豫就卖了 钱全给孙子  哈哈哈哈  我算是知道了  其实你只是想利用完我家  然后一脚把我们踹了  好捧你的好孙子  很好。这份仇我记下了   总有一天  我会连本带利夺回来  我倒要看看你的好孙子是怎么跪下来求我


一年半前  拖着一颗破碎的心逃避到这里  NOW  I'm coming back as a King. 而 你只是我心里一道丑陋的伤疤  曾经把我拖入绝望的深渊  痛得我再也不敢爱上任何人。这一年里  学会了如何放肆青春  学会了如何和陌生人开玩笑  自如地调笑反击  学会了应对各种人的刁难  我仿佛已经找不到以前那个被说几句玩笑就脸红害羞的自己  找不到那个会为了维护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而争吵得天翻地覆的自己  找不到那个为你是瞻而丧失自我的自己